2-1

 

我在一九九二年首次為《國家地理雜誌》報導大型重要環境議題,撰寫水資源特刊,讓我大開眼界,不過後來了解北美的水資源問題只是冰山一角,北美的確有水供給和水污染的問題,但跟世界其他地方的嚴重程度相比,就小巫見大巫了。在一九九二年,《國家地理雜誌》的讀者大多住在美國,到了二〇〇四年,已經有好幾份國際版,為了符合全球讀者的口味,報導也更趨國際化,所以我也有機會以更大規模的方式做環境報導。

在著手調查全球淡水品質和數量時,我發現一些驚人的數據:地球上有十億人無法取得乾淨的飲用水,二十億人無適當的衛生設施可用。全部的淡水資源有七成用於農業,兩成為工業用水,其餘為家庭用水。在衣索比亞,只有一到兩成的鄉村居民有乾淨飲用水,是世界上取得飲用水資源的人口比例最少的地區。約旦的人均用水率全世界最低,約旦河西岸人家的水龍頭一週只來一次自來水,所以大多數家庭都在屋頂裝水槽儲存自來水,以供整個禮拜使用。

在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裡的中東國家,水資源的政治現實也漸趨明顯,阿聯國土上幾乎沒有淡水,不過有許多石油,所以負擔得起昂貴的海水淡化設備,從海水中淨化出飲用水。杜拜跟拉斯維加斯有點像,沙漠裡滿是水上樂園跟噴泉。他們在南邊挖取幾百萬年前的地下水種植蕃茄,番茄在沙漠裡長得蠻好的,至少到水資源用完前都是。

現在問題來了,我要怎樣才能拍出陳述這些事實的美麗照片呢?印度能幫我呈現許多迫切議題的樣貌。這張照片攝於加爾各答,在這城市裡,許多房子附近有一口管井,大人們就在街角上幫小孩洗澡,毫不顧慮經過的攝影師。在不遠的西孟加拉,管井受到天然砒霜的污染,帶給依賴管井的人許多健康問題。新德里有一條通往城市的管線會經過一座貧民窟,那條水管通往能負擔乾淨用水的家庭,不過管線老舊,所滲出的水卻也提供住在管線底下的窮人一點點水。

我在北印喜馬拉雅山丘拍到特里壩建造的情景,渦輪發動機的管線碩大無比,因建壩失去家園的人正在抗爭,水資源戰役已轉移到印度。如同許多國家所面臨到的高效率生活方式及民生必需用水短缺,想必世界各地的淡水資源戰爭只會越趨急迫。

   


新書搶先看
【末日邊境】創造新世界:一路走來始終浪費水
【末日邊境】阿德利企鵝:難忘的出航

 

2APO04-200

本文出自:
末日邊境:我們美麗又脆弱的世界

作者:彼得.埃西克(Peter Essick)

想了解更多? 立即前往 >>>
博客來網路書店
金石堂網路書店
誠品網路書店
城邦讀書花園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創意市集 出版

創意市集 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